解构百年大变局之“变”与“局”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浙江新闻网
【编者按】考世界之变,强中国之策。“参考消息·强国策丛书”的第一部——《百年大变局》8月15日在上海书展首发。这部由红旗出版社联合参考消息报社推出的新书,兼具内容广度和思想深度,可读性强,极具参考价值。66位国际国内一流学者、政要告诉你:面对世界百年大变局,中国永远在这儿!  “阅读会”今天刊发该书主编、新华社副社长严文斌在新书发布会上的讲话稿,以飨读者。  浙江新闻8月23日讯 今天是8月15日。119年前的今天,慈禧仓惶出逃西安,中华民族在八国联军铁骑之下被践踏出一段丧权辱国的历史;105年前的今天,太平洋彼岸,巴拿马运河通航,从此,纽约与旧金山之间的航程缩短了7800多海里,给美国军事干预和贸易侵略拉美提供了巨大便利,美洲的格局由此改变;74年前的今天,就在今天《百年大变局》新书发布会所在地上海,鞭炮齐鸣,人潮涌动,那一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从此,民族的历史、国家的历史、世界的历史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人类的历史,总是在一个又一个、偶然又不偶然的事件中向前演进的。但是,要想在纷繁复杂、此起彼伏的点状事件中,观大局、察大势、寻规律,读懂时局、悟透世界、把脉未来,又绝非易事。正所谓,察势者明,趋势者智。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这段文字不到40个字,却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世界发展大势、历史演进趋势、时代变化态势和中国自身优势作出的重大判断。深刻认识世界大变局与中国大发展之间的历史性交汇,正是帮助我们先知先觉、先行先为,在变局之中把握机遇的关键所在。  1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用一个“变”字,点破世界大发展大变化大调整这一大背景,是对世界格局演变的科学判断,为当前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依然突出的这个世界,准确标注历史方位和时代坐标。  其一,变局之“变”,变在国际地缘政治的对比。十九世纪欧洲人用亚非拉的落后和愚昧来映衬自己的先进与文明。两场世界大战和一场美苏“冷战”之后,世界秩序多次重构,最终打造出美国独霸世界的局面。但今天,整个西方世界,都在讨论“亚洲世纪”的到来。曾经一心想“亚太再平衡”的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后来不得不承认,“21世纪的大部分历史都将由亚洲书写”;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前主任萨默斯判断,“亚洲的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一切,将成为此后300年史书中占主导地位的故事”;英国国防部更是认为,“权力自西向东转移”是英国在未来几十年里亟待应对的全球战略挑战。  其二,变局之“变”,变在国际经济实力的对比。历经三次工业革命,西方国家稳稳抓住世界生产力的主导权;在信息技术革命后,美国更是成为世界经济的执牛耳者。但是,新千年以来,在多次经济危机中寻找出路的西方人突然发现,西方不亮东方亮正在成为常态。曾经是西方“高调施舍对象”的广大发展中世界,竟然成为过去几次世界经济危机中的稳定器,甚至成为西方经济危机重灾区的救援者。今年3月,英国《金融时报》一篇题为《亚洲世纪即将开启》的文章中的数据着实震撼了西方读者:全世界前30个大城市中,有21个位于亚洲;以购买力平价计算,越南经济规模早在2000年就超过了比利时和瑞士,菲律宾经济规模目前已经超过了荷兰,中国更是遥遥领先。到2020年,也就是明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亚洲经济总量将超过亚洲以外经济体的总和。这些数据,恰恰撬动了西方的不平衡心态。  其三,变局之“变”,变在对国际价值体系的认同。几十年来,凭借强大工业机器的优势,美国等西方国家向世界其他地区不遗余力地输出西方价值观,以及服务于西方价值观的所谓“全球主义”。但是,在新千年后的三场战争中,所谓的西式民主不仅没有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落地生根,相反,在这些国家内部造成巨大苦痛,战争硝烟至今未散。不仅如此,战争触发难民潮,祸及西方自身。同时,在一些西方国家内部,民粹主义四起,曾经被鼓吹的民主选举制度绑架民意,主流政党日渐式微,社会分裂,族群对立,制度弊端炮制的巨大漩涡正越来越大、越来越深。而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坚持和平与发展主题,认同合作与共赢理念,在逆全球化思潮中努力维系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主流,这一点,亚投行的快速扩员以及“一带一路”朋友圈的不断扩大就是最好的证明。  2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指导我们要用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举起显微镜察当下,举起望远镜看长远,正视乱局,破解迷局,谋定全局。  其一,变局之“局”,诠释了当今世界风雷激荡、变化无常的“乱局”。在欧洲,英国脱欧公投走到今天,三年换了三个首相,脱欧依旧悬在空中,不仅重挫欧洲一体化,更让其他欧洲国家的一些政客起了效仿之心。在中东,一些西亚北非国家接连生乱,内有战火烽烟,外有断交风波,巴以冲突、叙利亚内战等老问题鲜有进展,伊核问题等新状况却频频出现。在非洲,恐怖组织日益壮大,战争疾病交替往复,政变哗变不时发生。全球范围内,美朝首脑会晤插曲不断,美欧外交口角四处开花,日韩贸易争端快速升温……整个国际形势波动的振幅不断加大。  其二,变局之“局”,点破了当今世界层出不穷、光怪陆离的“迷局”。过去几十年,在联合国主导的国际关系框架下,国与国交往的严肃性得到了绝大多数国家的共识与维护。但近年来,随意的言论、随性的决定、随时的变卦充斥着国际政治舞台,造成“黑天鹅”满天飞、“灰犀牛”遍地跑的局面。贸易协定、气候协定、军控协定说退就退,关税大棒、贸易制裁、长臂管辖随手就来,无端指责、肆意诋毁、挑拨威胁张口就说,磋商谈判、双边贸易、企业合作说停就停,国际形势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不可预见性成为常态,高频率的意外事件极大推升战略危机的发生概率。  其三,变局之“局”,也要求我们建立起宽广的历史视野和全局的战略高度。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体现的是观察全球维度、认识世界大势的大历史视野,这里的“世界”,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国际关系,更是内涵更为丰富的人类社会;这里的“百年”,不只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更指一个相对较长且深刻剧变的历史时期。在表象乱象中,摸清规律和本质,把握整体和全局,把自身发展置于国际体系变迁大势中去,认清自身的历史方位与世界作用,在错综复杂的世界形势中保持战略定力,在瞬息变化的国际格局中赢取战略主动,就是解局、破局之道。  3  世界之乱,呼唤世界之治。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人类历史进程的高度、以大国领袖的担当,对世界发展大势做出的重大战略判断,对人类命运发展方向做出的深邃思考,对全球治理提供的中国方案、增添的中国智慧、贡献的中国力量。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和国家的面貌、人民的面貌和中华民族的面貌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之大,前所未有;中国大国责任与担当的快速增长,前所未有;中国对稳定世界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之多,前所未有;中国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全面自信,前所未有;中国开放包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胸襟之广,前所未有。  在百年变局之中,中国的大发展,已然成为最活跃的因子,带动一批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国家全面追求发展与复兴,推动全球治理的主体和议题更加多元,带动全球治理规则和理念加速转变,启发世界范围的思想、观念、制度、模式乃至人类文明的交往出现诸多积极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对百年大变局的理解和认同,正在促动很多国家和国际机构的领导人、行业领军人物、专家学者乃至平民百姓进一步认识到,无论世界怎么变,各国相互联系日益紧密的基本态势不能变,人类追求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坚定意愿不能变,秉持多边合作共同推动全球化进程不断深入发展的共同初衷不能变,合力破解世界难题、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识方向不能变。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由于时间关系,本人关于百年大变局的粗浅认识就说到这里,但关于这个议题的高见,都汇集在今天我们正式发行的这本43万字的《百年大变局》书籍中。从这部书中,大家可以在其中领略到潘基文、鸠山由纪夫、拉法兰等外国政要的精彩点评,也可以品读到俄罗斯科学院、英国科学院、中国社科院等顶尖机构专家的重要论述,还能欣赏到郑永年、杨光斌等知名学者的全新解读。  (摘自新华社副社长严文斌8月15日在《百年大变局》新书发布会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