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这地方行政区划要调整 动乡镇 为啥要省政府同意?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浙江新闻网
8月13日,“浙江发布”发消息称:近日,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嵊州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
“浙江发布”昨天的页面截图
  近来来,浙江省内,进行过行政区划的地方,其实不少。比如说,在今年6月,诸暨市也进行过一次行政区划调整。  行政区划调整,中间有什么“道道”,又会给身在其中的人们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已阅君今天要来聊一聊。   行政区划调整,这两地有共同点   先从嵊州市的这次行政区划调整聊起。  大致来说,就是原来的10个乡镇,被合并成了4个乡镇:  撤销石璜镇、雅璜乡、通源乡建制,合并设立新的石璜镇;  撤销谷来镇、王院乡、竹溪乡建制,合并设立新的谷来镇;  撤销金庭镇、北漳镇建制,合并设立新的金庭镇;  撤销贵门乡和里南乡建制,合并设立新的贵门乡。
  浙江省政府官网关于这次行政区划调整的文件
  光从一个地方,可能还不大看得出来,那么再来看今年6月省政府批复的诸暨市的那次行政区划调整:  撤销王家井镇和街亭镇建制,在其行政区域和暨阳街道划出的部分区域(三江新村、城新村、新光村、暨南村)内设立暨南街道;  撤销大唐镇和草塔镇建制,在其行政区域内设立大唐街道;  撤销店口镇和阮市镇建制,合并设立新的店口镇;  撤销江藻镇和直埠镇建制,合并设立姚江镇。  这些乡镇中,店口是个行政区划调整的“老户”:1992年店口并原紫东乡;2001年,店口并掉了原湄池镇,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湄池镇在1992年时并掉了原紫西乡。2001年那次合并后,店口一举成为浙江“资本市场第一镇”。今年又并掉了阮市镇,实力自然更如虎添翼。  所以,从嵊州、诸暨这两次行政区划调整,可以看出这两件事:都是几个乡镇合并成一个新的乡镇或街道;这种合并,往往对整个区域做强做大有好处。   这次调整,为什么要省政府同意?   前段时间,已阅君聊过撤县设市,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凡是撤县设市,相关新闻报道中,都有这么一段话:“经国务院批准”。  再比如说,2016年宁波市那次行政区划调整时,发布的消息中,则是“国务院近日批复同意我省调整宁波市部分行政区划”。  嵊州市和诸暨市的行政区划调整,却是“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XX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  有点感觉到不一样了吧?虽说都是行政区划调整,有的要国务院批准或批复,有的要省政府批准或批复。  这是为什么呢?  就必须来介绍一个国务院出台的行政法规了。它名字叫《行政区划管理条例》,去年10月公布,今年1月1日施行。
  去年有关《行政区划管理条例》的新闻
  这个条例大致什么内容呢?差不多就这么几句话:  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设立、撤销、更名,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  乡、民族乡、镇,如果要设立、撤销、更名,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政府审批;  其他很多事,则由国务院审批,像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行政区域界线的变更,自治州、县、自治县、市、市辖区的设立、撤销、更名和隶属关系的变更等。  知道有这么个条例,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嵊州、诸暨的行政区划调整是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了。  至于宁波市那次行政区划调整,因为在2016年,当时国务院这个条例还没有施行,则是依据另一份文件:《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这个规定1985年1月15日由国务院发布,上面明确规定:市辖区的行政区划调整由国务院审批。《行政区划管理条例》施行后,这个规定就废止了。  现在要是遇到类似宁波行政区划调整那种事,现在是哪家来审批呢?应该这么走程序:涉及到市辖区设立、撤销、更名的部分,还是要报国务院审批;涉及到行政区域界线变更的部分,则要报省政府审批,批准时,同时报国务院备案。和原先不一样。  这么一说,大家应该就明白了吧?  乡镇在变少,街道在变多   接下来,再做个算术题。  嵊州、诸暨这两次调整,浙江“少”了多少个乡镇?12个;街道呢?“多”了2个。  在行政区划调整中,乡镇数量减少,一直是个常见现象。比如说,2018年2月磐安县那次行政区划调整中,一次就“少”了7个乡镇。除了尖山镇、万苍乡、胡宅乡合并成新的尖山镇,盘峰乡、维新乡、高二乡合并成盘峰乡外,安文镇、新渥镇、深泽乡这三个乡镇撤销,原来的行政区域改由磐安县政府直辖。
  虽说行政区划在不断调整中,对很多人来说,故乡就是故乡
  和乡镇在减少相比,浙江的街道数却在增加,光说去年发生的事:  磐安的那次行政区划调整后,出现了两个街道:安文街道、新渥街道。  湖州市吴兴区增设了一个街道:湖东街道;  在宁波市奉化区,原来的江口街道被析分为方桥街道和江口街道;  鄞州区的梅墟街道,则是被析分为梅墟街道和聚贤街道。  不过,也有撤销的,比如说绍兴市越城区撤销了蕺山街道……但总的来说,街道数量在不断增加,倒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增一减的背后,体现了浙江城市化进程在不断加速。  但不管怎么变,故乡不变,大家对家乡的心情,还是和那句老歌词一样:“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 心中思念的还是相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