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百年大变局之非洲新生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浙江新闻网
特稿:百年大变局之非洲新生  新华社北京8月28日电 特稿:百年大变局之非洲新生  新华社记者赵卓昀  加纳的海岸角堡、塞内加尔的戈雷岛堡以及贝宁湾沿岸的奴隶贸易据点,见证了西方殖民主义带给非洲的屈辱与血泪史。殖民入侵和压迫,打乱、延缓了非洲大陆发展进程,一度造成局部、局地发展的凝固和停滞。 (function() { var s = "_" + Math.random().toString(36).slice(2); document.write('');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473874', container: s, size: '300,250', display: 'inlay-fix' }); })();   历史车轮向前,非洲追赶不停。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非洲迎来实现稳定发展、加快一体化进程和提升自身国际地位的难得机遇。  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10个国家中,有6个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这片古老大陆正在重获新生。  政治趋稳,为非洲加快发展奠定基础  1901年,在东非的肯尼亚,英国殖民者修了一条米轨铁路,目的是把印度洋之滨的蒙巴萨港和地处内陆的乌干达连接起来,加强大英帝国对东非殖民地的控制。  直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多数非洲国家经过长期艰苦斗争,才陆续摆脱殖民统治。但其中不少国家先后又陷入动荡,这与西方殖民者留下的边界划分、部族宗教矛盾等历史问题有关,与许多非洲国家政府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和治理能力不足有关,也与域外大国干预操纵等有关。  吸取了20世纪的惨痛教训,非洲国家意识到,没有稳定的政治环境,发展就无从谈起。21世纪开启以来,非洲各国逐步走上团结合作、求和平求发展的道路。  2002年非洲联盟诞生,成为非洲一体化进程重要里程碑。此后,通过内部加强合作、自立自强,非洲实现前所未有的发展,政治上逐步趋于稳定,经济上成为世界增长最快区域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发布的《非洲黄皮书:非洲发展报告(2017-2018)》指出,2010年以来,非洲国家选举生乱的情况大幅下降。伴随着政局逐步稳定,绝大多数非洲国家在2011年至2016年都实现了全球竞争力指标提升。  互利合作,为非洲摆脱落后赢来机遇  2017年5月31日,嘹亮的汽笛声中,车头绘有肯尼亚国旗的首班客运列车缓缓驶出蒙巴萨西站。由此,由中国企业设计建造的蒙巴萨-内罗毕标准轨铁路(蒙内铁路)建成通车。  与百年前建造的那条服务于英国殖民者利益的旧铁路不同,蒙内铁路这一肯尼亚独立以来的最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为当地直接创造逾4.6万个工作岗位,培训大批技术人才,也为当地百姓生活提供了便利。  横贯肯尼亚的一新一旧两条铁路,成为非洲百年巨变的见证,也是非洲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关系变化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为非洲借助新兴经济体力量,加快推进自身现代化创造了条件。  作为拥有约1亿人口的非洲第二人口大国,埃塞俄比亚曾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但从2005年至2016年,该国年均经济增速达到10.8%。如此亮眼的成果,固然离不开埃塞政府和人民的努力与探索,但也得益于中国帮助下建设的一批工业园区和以亚吉铁路为代表的一批重要基础设施项目,得益于埃塞乐于向中国借鉴发展经验。  截至2017年,中国已连续9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对非投资累计超过1000亿美元。中非合作示范效应带动了其他国家对非合作。据统计,非洲与印度的贸易额从2001年的70多亿美元猛增至2014年的700多亿美元。2006年至2016年间,非洲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进口额分别增长了142%和192%。  抓住时机,为非洲美好未来提供保障  展望未来,在时代变迁的历史洪流中,非洲将向何处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做出这样的论断:非洲发展不可限量,非洲未来充满希望。  非洲的未来既充满机遇,也面临挑战:如何抓住世界格局转变的机遇,在国际上放大非洲的声音?如何保证非洲各国社会长期稳定,经济持续发展?如何进一步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和消除腐败,让人民感到满意?  面对挑战,非洲在行动:对内加强团结,通过非盟这个平台推进一体化进程,建立非洲自贸区;对外加强合作,尤其是发展与新兴市场国家的经贸关系,借助“一带一路”等国际合作倡议,推动非洲现代化建设进程;通过与拥有相似发展经历的新兴市场国家加强交流,相互借鉴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的成功经验,走出符合非洲国家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  “非洲拥有世界最年轻的人口,是世界的未来。到本世纪末,非洲人口总数将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所以,非洲应有更大话语权。而要想实现这一目标,非洲就必须发展经济。”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中非问题高级研究员库布斯·范施塔登说。(参与记者:荆晶、张玉亮、吴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