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午餐越粗糙,下班就越早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浙江新闻网
挪威:午餐越粗糙,下班就越早  在挪威,上班族自带午餐  在挪威,无论是公司白领、在校学生、公交乘客,还是峡湾边的徒步者,一到中午11点半左右,就会从背包或手提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包裹,打开后大快朵颐。这些食物外面卷着牛皮纸或锡箔纸,用绳子捆得整整齐齐,有的包装上还写着“祝你一天好心情”之类的话。  这就是著名的挪威餐包。不管外观如何,每个餐包里的东西都大同小异——几片全麦面包,夹着火腿片、鱼片或奶酪片,组成简陋的三明治,再配上黄瓜、西红柿之类的蔬菜,为人体提供基本营养。 (function() { var s = "_" + Math.random().toString(36).slice(2); document.write('');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473874', container: s, size: '300,250', display: 'inlay-fix' }); })();   在许多国家,午餐时间,上班族要么去咖啡馆排队买沙拉和三明治等快餐充饥,要么叫外卖,或者干脆不吃午饭。  挪威人却把午餐安排得井井有条。他们每天早上认真准备午餐,几十年如一日。几乎每个挪威人从童年时代起就会带着餐包去上学,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他们长大成人。  挪威人用“马帕克”(Matpakke)一词指代挪威餐包。“外国学生来到挪威后,老师讲的第一个关于挪威的知识就是马帕克。很多人在学会说‘谢谢’之前就学会说马帕克了。”挪威卑尔根大学讲师霍尔姆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我和大多数挪威人一样,每天上班都会吃自己准备的马帕克,这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是挪威独有的传统,和瑞典、丹麦、冰岛或芬兰都不一样。”  这个传统始于20世纪30年代。当时挪威并不富裕,但政府仍然决定为所有在校儿童提供免费早餐。这在当时是件了不起的事儿,许多国家纷纷效仿。  后来,挪威的家长接手了这一责任,将早餐简化为餐包,并代代相传,成为挪威传统。  久而久之,制作餐包的初衷从提供营养变为提高效率,不论学生还是成人,几乎所有挪威人的午餐都是马帕克。  “挪威人并不比其他国家的人更聪明,但我们知道,上班就是去工作”  马帕克为何能在挪威大行其道?  挪威是世界上工作时间最短的国家之一,挪威人平均每周工作38.5小时,有人下午3点就回家了。而作为欧洲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英国人每周大约工作42.3小时。如果按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英国人每年比挪威人多工作3周。  但挪威也是近年来欧洲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之一,其首都奥斯陆被誉为“欧洲经济增长最快的首都”。有调查显示,自2016年以来,挪威单位时间的生产效率增长了9%,位居北欧第一,而英国下滑了7%。  英国网络信贷公司Wonga对2000多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表明,近三分之一(31%)的英国人承认,他们曾在工作或上学时利用午休时间去购物,70%的人每周购物一次以上。18岁至34岁的“千禧一代”每年在午休时间的购物消费约为245英镑。令人吃惊的是,男性比女性更热衷于午休购物:72%的男性承认利用午休时间逛街,而女性为69%。  但在挪威,无论你在哪里工作,午餐时间都只有30分钟。  “如果中午休息时间太长,下班时间就会变得更晚。挪威是一个地域狭长的国家,又有漫长的极夜,最好在天黑前结束一天的工作。挪威人并不比其他国家的人更聪明,但我们知道,上班就是去工作,不该把时间花在和同事扯闲篇儿、约会、吃饭这些事儿上。”霍尔姆说。  YouTube上一档挪威文化节目的主持人罗纳德·萨加顿认为,餐包让挪威人有更多时间享受生活。“用马帕克做午餐是最务实的饮食方式。它提醒我们,‘不要浪费时间’。”  米拉·鲁特在伦敦工作,是一名企业生产效率顾问。她认为,高效应该是所有人追求的目标。“在创业前,我从事投资和财富管理工作。人们将大把时间用来排队买午餐,然后回到办公桌前吃饭。实际上,这样并不健康,你并没有真正得到休息。只有让大脑适当休息,下午的工作才会更有效率。”  挪威餐包简单、方便,但不好吃  在挪威人心目中,马帕克里装的不仅仅是个清淡的三明治,它还代表一个国家独特的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但在外人看来,这样的午餐很难引起食欲,甚至有点难以下咽。萨加顿评价它“既容易做,又容易带,吃起来也很方便,就是不好吃”。  按照传统做法,制作马帕克要选择未经深加工的粗粮面包。这样的面包颜色深暗,质地粗糙,略带咸味,掺杂着各种粗粮,如燕麦、荞麦、黑麦、葵花籽等。馅料是奶酪片,挪威人爱用名叫“Brunost”的棕色奶酪,这种奶酪用奶油和羊奶制成,融点很低,在室温下就会融化,而且容易燃烧。也可以用肝酱。“挪威肝酱可不像你在其他北欧国家吃到的肝酱,这玩意儿味道平淡,还不怎么新鲜,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储存很多年。”萨加顿说。  挪威餐包吃起来索然无味,从营养角度来说也不够健康。  萨加顿认为,马帕克最大的问题是热量太高。“它只能用来填饱肚子,不能一日三餐都靠它。”他说,餐包里太多的腌制食品也是健康禁忌。如果想让餐包变得美味一点,你可以试着放点儿番茄酱或者鱼子酱。“不过,对餐包的改良就只能到这儿了。”  即便如此,马帕克依然是挪威人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萨加顿的公司里有意大利厨师,每天为大家提供现做的免费午餐,但同事们还是经常自带餐包。“有时,我们的午餐是意大利面,但排队取餐的挪威人仍然会拿切片面包,再把意面放在面包上,做成餐包的形状。挪威人会说,‘不行,如果没有面包片,就不是在吃午餐’。”  单调的午餐治愈“选择恐惧症”  霍尔姆说,在挪威,人们很少不吃午餐,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开饭。这也是效率大师们经常提倡的提高工作效率的首要原则:培养日常习惯,让自己的生活行为变得规律,比如吃饭或健身,这样就能留出更多时间去做更重要的事,同时减轻压力。从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到《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事业有成的人大多如此。  挪威餐包还可以帮助员工治愈“选择恐惧症”。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会造成心理上的疲惫感。当疲惫积累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解决办法就是,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每天做同样的抉择。比如,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只穿他标志性的灰色T恤和牛仔裤,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总是身穿蓝色或灰色的西装。  因为每天吃同样的午餐、少做一个决定,挪威人的生产效率间接得到了提高。“我总是建议客户提前制订计划,避免事到临头再选择。所以,别小看挪威餐包,它对避免决策疲劳非常有用。”鲁特说。  很难说其他国家有多少人愿意日复一日地食用乏味的三明治、罐装鱼子酱和不怎么新鲜的肝酱,但挪威餐包多少可以给那些总是抱怨时间不够多的人一些启发。  舒凯 来源:中国青年报